Wednesday, August 12, 2015

罪大惡極?

信仰淺釋 罪大惡極? 周達恆

        2015年七月底在人生探索欄的「罪人與罪行」一文中說,用天父上帝的標準看,被認為是過失或其他微不足道的失誤,其實與被社會公認為罪大惡極的罪相比,無異於五十步笑百步。為了避免讀者認為罪行沒有分類的必要,及誤解這個看法,並反而因此把罪的嚴重性淡化,也為了不想用人生探索欄的篇幅繼續討論這課題,故此移到這部落格探討。

        從罪的本質看,一切違反創造主原始設計的行為及心態甚至是意念,都應該被圈在罪的範疇中,因為一絲一毫的偏差都可能帶來謬以千里的後果(這是為甚麼最先進的科學研究,把研究項目的單位愈來愈往更小的方向推,例如把一秒鐘愈分愈細),任何罪行或罪念可以引致的後果都非我們可以預計的,故此罪的大小之分可說難逃牽強的弊病。不過人類社會仍要把一些常見的罪按已知及極有限經驗可以預期的後果去劃分,設定不同等級及按級定下刑罰,盼望以這些不同級別的刑罰達到嚇阻那些在考慮以身試法的人,因後果嚴重而有顧忌。可惜我們仍然看到意存僥倖者不惜冒險,或在怒不可遏時,不顧後果地無睹法律與道德律,肆意進行破壞及殘忍行為。更可怕的是恐怖份子主腦人,把最殘忍的行為說成是「聖戰」,與以前中國改朝換代時號稱替天行道,拖累數不清的老百姓為野心勃勃者賣命相比,可說是換湯不換藥,而且是變本加厲。這也是人類及創造主的公敵魔鬼之手段,要使我們對罪的敏銳性因而減低,讓人認為只要不是窮凶極惡,犯一些人人都會犯的錯誤,相對而言簡直因無關輕重,不必掛齒。

        文題特意加上問號,因為以我們對事情極有限的認識去評判罪的等級,實在不是一件易事。除了上述那些極度明顯的大惡,許多被公認為誤失或過錯的事,也可能引起許多意想不到的餘波,而這些被視為餘波的事件,又可以帶動另一些沒法預計其影響力的惡劣後果,及因而產生的後遺症,所以單從人的層面看,我們已經不可能判斷任何一件所謂過失的事之嚴重性,何況一些被大家認為是小事故此被容忍的失誤,很容易成為歪風惡俗,使人對是非黑白的分辨力漸漸下降,失去自制與自律的警覺性與能力,且被當地文化默許的大氣候下,走進了其他社會視為惡習的行為而不自知,例如以前蓄奴及納妾的行為呢?
當我們從創造主的角度去看時,在新約聖經中有多處把一些常見的罪列出來,其中可能最令人驚訝的是把貪心與被一般人視為文題那類的罪並列,而在舊約聖經中,先知撒母耳對以色列人首任王帝的話也同樣驚人:『耶和華喜悅燔祭和平安祭,豈如喜悅人聽從他的話呢?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於公羊的脂油。悖逆的罪與行邪術的罪相等,頑梗的罪與拜虛神和偶像的罪相同』。原來罪的最大問題是我們破壞了祂創造的完美及設計,更誤用了祂賜予人的自由意志,而且免不了傷害其他被造的人,也同時牽累了整個受造的宇宙。罪的根源是我們這些受造者,包括原是天使長之一的魔鬼撒旦,要擺脫祂的主權和治權,要自立為萬事萬物及其他一切受造者的主宰。我們不願意順服祂的旨意,要以己意取代,可說是不自量力之極,而且拒絕天父的美意,更把祂的心意全部刻意曲解,並自欺欺人地認為我們才有理,把弱肉強食視為天經地義的事,拋棄天父要我們彼此相愛,學習從互相順服中體會祂創造時賜予人人有獨立個性與能力的奇妙。這個罪源與罪果才是最可怕的。

                                                  2015/8/14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